注册| 登录

从量子佛学说起--“中国大巫”朱清时

2018-02-17

李淼VS.朱清时:量子世界观和佛教世界观是否相似?量子力学是否支持人类灵魂的存在? 


最后,来到核心。电子是粒子,所以电子可以有位置和速度。现在,朱文认为量子力学起作用了。当我们不去测量电子的位置和速度时,电子位置是不确定的,也就是说,电子是这么一个古怪的粒子,它可以同时处于不同的位置。这正是量子力学与经典力学的不同之处。


电子可以同时处于不同的位置不等于电子不存在,或者,当我们不去测量它的位置时,不等于说电子不存在。只能说,电子的物理状态很奇特,它可以处于不同位置状态的叠加之中。既然电子的质量、电荷以及自旋与测量无关,我们就没有理由说没有意识它就不存在。我们只能说,不测量一个电子的位置时,我们不知道它的位置,或者,电子可以处于不同位置的叠加态中。我给你一克电子,我清楚地知道这克电子里有一千亿亿亿个电子,这是永远不变的,一千亿亿亿个电子不会凭空消失,甚至连一个电子也不会凭空消失。


QQ图片20180217112958_副本.jpg

从“量子佛学”到“真气论”,朱清时院士用宗教“入侵”了科学 | 沸腾


一个著名科学家走向“玄学”,一时舆论哗然。


科学与信仰之域的厘清,是现代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得以发育的前提。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很精彩地对现代知识进行了三类划分,即科学、宗教和哲学。通过理性可以获得的确切的知识就是科学;依赖信仰和权威获得的知识就是宗教;用理性来研究科学无法探讨的不确切领域的知识,就是哲学。


 这种区隔对人类的意义重大,一个人可以在生产和生活时是科学的,他利用科学的方法进行发明创造促进人类的物质进步,在生病时可以通过现代医疗获得治疗;在烦恼时,他可以通过宗教信仰来缓解他的压力;当然他也可以通过某种哲学来获得类似的安慰。但如果科学与信仰之域发生了紊乱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这正是当朱清时院士声称“用身体观察真气和气脉”时,舆论表示震惊的原因:朱清时正在努力将信仰领域的不确切的知识,用现代科学话语进行包装。


我为什么支持李淼对朱清时的“量子佛学”打鬼?


鲁迅先生在《科学与鬼话》中说:“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 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长期鼓吹“量子佛学”、“物理学步入禅境”的朱清时大抵就是这类说鬼话做鬼事的人,尽管他顶着一个中科大前校长的帽子。然而判断真理不是看帽子的光鲜,而是看事实和证据。知名物理学家李淼,就是在21世纪打鬼的人。


朱清时院士为什么错了:现代物理与量子力学并没有否定客观世界


朱文提到,在弦论中,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粒子是弦的振动模式,从而据此声称“物质不是客观实在”。


弦论是一种高度数学化的猜测性理论,有些物理学家希望它成为统一自然界基本力的理论,但是弦论目前还没有得到实验的支持。不过,现代物理学已经揭示基本粒子是量子场的激发,或者说振动模式。


基本粒子是场或者弦的振动模式或者说激发,不代表它们不是客观实在,只是说它们超越了牛顿力学的粒子观念,使得客观实在的内容更丰富更微妙。另外,基本粒子还服从量子力学规律,也不能否认它们的客观性。


事实上,自然界存在很多层展现象,涌现出的规律不能简单归结于组分的基本规律,而是展现出新的层次。比如固体的振动虽然基于原子,但是表现出振动模式的行为。在量子力学中,这个振动模式被称作声子,因为它表现出粒子的行为。基本粒子的情况与之类似。 


弦也好(如果将来被实验证实),量子场也好,作为它们振动模式的基本粒子也好,物质在各个层次上都是客观的。这就好比生物体由细胞构成,细胞由原子构成,难道细胞和生物体就不是客观实在吗? 


朱清时回应质疑,“真气经络可能存在,需用新方法研究”


新京报:有的文章认为你研究的是伪科学,甚至是巫术。


朱清时:我很坦率,我知道一个新东西刚出来的时候,往往不被人所理解,而且新东西刚出来,就像一个新生婴儿一样,现在遍身都是缺点,但是他的价值又在于他的生命力。


即便我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当有些人用上“巫术”这类刺激的词,研究、学习中医的群体却受到极大的侮辱,佛学信徒们也受到极大的侮辱。这几天,有中医药大学的学生很无助地留言,说中医很多成就,外界这样说,他们心里很难过。


(按:正是朱清时这样的神棍,抹黑了中医。本来中医就巫术成分多,科学化整理尚且不够,朱清时这一搅和,让中医倒退了500年,损害了中医的利益。)



朱清时“真气”讲座的是与非


对于朱清时有关“真气”的报告,质疑声从未消失,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有人认为朱清时的“惊人之语模糊了科学边界”,更有人指出朱清时对“真气”的阐释说明他“脱离了科学界,进入了玄学界”。


对朱清时的言论诟病最多的,是认为他作为院士宣扬“伪科学”,借院士身份对“伪科学”进行了美化包装。


对于朱清时的观点,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陈学雷有不同意见,他表示:“科学是要通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并用实验和观测结果进行严格的检验。”


佛教一些说法与量子力学表面上的相似性,是否用严格的逻辑推理进行了分析?对于中医和气功的一些说法,有没有严格的实验检验?对这些问题,陈学雷都表示怀疑。


不过,对于朱清时有关量子意识的说法,清华大学科学史系教授吴国盛也强调,量子论的哲学基础本身确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采访中,朱清时一直强调,自己的探索属于“学术问题”,并非很多人所说的“伪科学”。但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研究员张双南却明确指出,“学术研究不一定是科学研究。”


张双南解释称,科学研究要符合“三个要素”,分别是科学的目的、科学的精神和科学的方法。科学的目的就是发现各种规律,科学的精神包括质疑、独立、唯一精神,而科学的方法要实现逻辑化、定量化和实证化,“很多学术研究不符合第三个要素的后两条,因为没有定量化和实证化”。


“有些‘伪科学’不但讲逻辑,有时候也比较定量,甚至也会写出来很多方程,但是所有的伪科学都不能通过严格的实证化的检验,所谓的实验其实都是魔术、表演、甚至骗局,根本经不起其他人的独立检验。”张双南说,科学是刨根问底,但伪科学本质上却是骗局。


(“怀疑探索者”按:“学术自由”仅仅是个幌子,宣传迷信满足心愿才是目的和本质。“自由”也是有度的,不是什么下三滥、伪科学都可以明目张胆的打着'“学术”的旗号宣传。没有度,南京大屠杀万岁是不是也要拿到公共场合“学术论证”一下?)


他绝代高僧,国民政府主席膜拜,堪称朱清时院士之师,却被曝造假


坦白说,虚云的开示比朱清时院士的讲座要高深得多。按照虚云自己的说法,那么他去世的时候,该有120岁。哇塞,朱清时所推崇的“真气”,在虚云和尚这得到应验了,真的延年益寿。


但我必须要说明一点:虚云和尚的年龄和履历是造假的。他所谓的禅定功夫,当然也不足信。胡适先生当年在台湾看不下去了,曾公开质疑过他。包括台湾高僧印顺,最后也认为他年龄不实,给缩减了10岁,认为活了110岁。但这个说法也不可靠,台湾有个王见川的学者,做了更详尽的考证。


(按: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还有朱清时的师父南怀瑾也是公认的骗子。阿弥陀那个佛。)


朱清时这样的大科学家,竟也开始卖狗皮膏药了!他这是要修仙啊 


朱清时教授作为中科院院士,他的一言一行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他自己了,更代表着中国的科学界与学术界的一部分力量。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声音,在中国的影响力是不小的。如果去宣传一些值得商榷的东西,甚至是伪科学,那么,也许,对于学界本身的伤害并不大(科研工作者没几个人是傻子),但是对科学不甚了解的大众百姓呢?


我们可以想象,在未来的日子里,伪科学者们不仅仅会陶醉在“爱因斯坦说科学是人类对佛学的验证”,不仅仅会陶醉在“科学家攀登到真理的巅峰,却发现宗教学者已经在巅峰等着他们”的臆想和癫狂中,还会陶醉在“中科院院士认为通过禅定可以修炼真气、科学证明佛学伟大、量子力学和佛学互相印证”的狂欢中。


如果这些东西被资本打造成正儿八经的产品,并且在中国大肆传播,那么真正的科学又何去何从呢?...这才是最可怕的!


2015年,在纪念钱学森回国60周年纪念活动中,仍有人对人体特异功能研究念念不忘。有这么深厚的研究土壤,朱清时能十几年如一日地沉湎其中,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我们的时代,已经不再需要这样的大师,更不需要这样的伪科学,只不过这样的伪科学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生存的空间,朱清时的演说,毫无疑问,为骗子和伪科学者提供了更多的生存几率和“开倒车”的空间


物理化学家朱清时院士的一张讲座海报“着火”了


学历比较高的人往往针锋相对,各拿论据来驳斥对方的观点。而对于新生代,那些异次元的人,他们的看法确实更具有讽刺意味,更具有无厘头的表达,说实在的,他们说的很多话我都看不出他们到底在说啥,不知道他们到底站在哪一边。


——其实我是支持朱院士的,希望更多的人来学习和练习气功。这样我走向社会时又少了一些竞争对手。所以我非常支持朱院士留在中科院,这样从中科院出来的真是弱智了。


——化学没有前景了,AI没有前景了。看了朱院士的说法,我已经搬好了板凳看大戏,量子幽灵大战人工智能,人类的未来就靠量子幽灵的了!


——我这个站边中医的对这个院士的态度是反对的,这么大岁数的人怎么跟个中二一样,他可以自己修仙,但是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是没法通过语言让世人理解的,他的问题在于没有把道传授给有缘人,那我就得黑他是神棍。


——知道为啥美国精英都是学文科居多,中国人都是去学理工了吧??替别人打工还打得挺开心的。所以欢迎朱仙人转投修仙界。


——我被科学教特别是朱院士的真气挽救的文青科盲,无奈资质甚差,自以为习得真气。常常跟院士体验真气在身体周身游走,无奈真气不受控制,往往以屁的形式放出,痛苦中,又要重新修炼。各位佛爷,教教我如何修炼。我想打通任督二脉……


——我就是最近漏了些油,没装满,哈哈哈。哎,过段就好了。看到这么多人这么诋毁朱院士,“有点心酸”


——嗯。。。我倒是对他们没兴趣,对只对院士本身有兴趣(^_^)院士你修到什么境界了呀?我有一些技术问题。。。


——节选自网络评论


有一些则对朱院士的某些内容进行邪乎的评论:


——看了朱院士的ppt,主呀,请你原谅,我一直受到密宗的影响,只知道男女双修。


——原来丁璇的女德跟达摩有关,女生们好好学量子佛学,好好守贞,露胳膊露腿是犯罪!


——节选自网络评论


——这个是孔子吧!怎么孔子去学佛,还是孔子成了如来,院士用佛棍理论讨论下!


——孔子是与鬼神相敬如宾,敬鬼神而远之,院士最后一张图没放好。


——朱校长呀!你下一次的讲座是不是孔子打坐,孔子的真气的呀!还是老子的真气的呀!


——你们懂不懂呀,这个不是孔子好不好拉,是老子,没有学量子术,老子都不认识了。


——节选自网络评论



朱清时院士的“量子真气”可信吗?


6月12号"知识分子"发表署名文章,作者是天体物理学博士,也是科普界的知名人士,科学松鼠会的孙正凡,一般江湖人称松鼠老孙。他写了一篇长文,题目非常的犀利,叫《朱清时院士用科学给伪科学化妆》,直斥朱先生就是在宣扬伪科学。这篇文章对朱老先生的观点和论据进行了逐一的驳斥。老孙的几个主要观点是:科学规律不可以到处滥用,科学与宗教的思考范式无法通约,用科学证明宗教存在致命的危险。最后老孙的结语是,朱老先生其实就是发明了一种量子巫术而已,伤害的不仅仅是科学,对宗教也一样是一种伤害。对此,科学声音作为一个民间科普组织,我们也要明确表明一下我们的态度和观点。


我们对朱清时院士的这些做法当然是持反对态度的。我自己的观点比较明确,我认为朱先生顶着院士的光环,可是从他报告的内容来看,他并没有采用科学的方法来研究和验证他所要表达的结论。


我对伪科学的定义是:明明采用的并不是科学的方式,却要给自己贴上科学的标签。我作为一个科普人自然是要反对伪科学的。换句话说,这场报告如果是一位老中医或者气功师来做,我相信科学界也好,科普界也好,其实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因为中医药大学事实上经常会有类似的报告。但这次是顶着院士光环的朱清时先生,那么对公众的影响就可能会非常大,对科学和科普的伤害也可能非常大,尤其是对世界观和价值观尚未形成的青少年,我认为会产生错误的引导。至于驳斥朱老先生的具体论据,我相信同样的话从一个正经的科学家嘴里说出来会比从我嘴里说出来更加有力度。


林清博士:


最近几天看到网络上许多关于朱清时院士在北京中医药大学一次演讲的议论,我也感到问题很严重,因为仅从其讲座的简介就可以看到他的基本观点十分的荒谬。再看一些评论,引述他的报告内容,更了解到他在许多方面都是完全违背了科学方法。


我认为,朱清时院士关于科学的终极是佛学,关于量子意识、人体真气以及存在超能力等观点,都是完全违背科学界的主流认知的,绝大多数科学家都不会接受他的观点。受过科学训练具有基本科学素质的人,大多数都能一眼看穿他这些观点的荒谬,他的观点也没有任何实验事实的支持,而只是主观意识极为强烈的所谓个人体验,批驳他的观点与具体学科无关,事实上它所探讨的主题也不是它自己的专业范畴。


问题在于,他这些观点是在挑战整个现代科学论证的基本底线,比如把科学与佛学等同,认为人体存在超自然力等,这都是与基本科学常识相违背的。


科学当然允许,有不同的观点,哪怕是一直看起来十分荒谬的观点。我们并不是说他不能有这样的观点,他当然可以拥有这些观点。他如果到学术刊物去投稿或是在学术讨论会去做学术报告,我认为都是合理的。但是,他作为一个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名人,曾经的中科大和南科大校长,中科院院士,以这么耀眼的头衔去向公众宣传他这个与主流科学认知相违背的观点,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因为他的听众粉丝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缺乏科学训练的,并不了解什么样才是科学方法,因此非常容易被它头上的光环所迷惑,以为他说的都是对的,为他的新发现而激动,甚至有些人可能就顺着他这条思路钻进死胡同里去了。他这个报告还在网络上广泛传播,不知道有多少对科学有兴趣但又不太了解科学方法的人将被他所迷惑,因此这个危害是极大的,是极其恶劣的行为。当然他受邀作报告,我们无权干涉,他已经做了这个报告,我们也不可能去禁止这些谬论继续传播,但是我们作为科普人,我们有义务去尽我们之力发出科学的声音。


作为一名在科普战线上已经工作了20多年的老兵,我在这里郑重声明,本人对朱先生如此不负责任的在公开场合向公众推销其伪科学的观点表示强烈的谴责!我要在这里十分明确地向广大听众说一声,他在这个报告中所用的思维方法不是科学的思维方法,他所传播的观点也根本违背了科学界的主流认知,在我们眼中,那就是伪科学!科普人只认科学,而不认什么大人物,哪怕你是院士校长,只要违背科学精神、科学方法,我们一样要给予强烈的谴责!


吴京平:


朱清时院士最近的言呢我也看到了,很多群里面都在转发,因为他院士的身份的确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我们做科普的辛辛苦苦讲了那么久,被他一招就毁得差不多了。幸好现在网上反驳的文章都很多了,科学界很多人也都坐不住了。


比如说李淼教授就花了不少的口舌,在自己的付费音频节目里面做了详细的解释,指出朱院士的错误所在,科学松鼠会的老孙也写了文章反驳,流传也很广。我在这扯几句谈谈感受。


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说当科学家们辛辛苦苦爬上山顶时,才发现佛学大师早已在山顶上等着了。这个说法其实很早就在流传,我听到这个说法并非是从朱院士这听来的。当年我混进一个传统文化兴趣班里面听到某人就是这么讲的,当然了,我是潜伏进去踢馆的。朱清时院士这回又强调了一遍,我想很多人也都是这么想的,他们也真的相信是这么回事儿。


其实这话暗含了很多前提他没有讲清楚。看这个意思,好像是不管佛学也好科学也罢,大家都是奔着一个目标去的,只是路径不一样,有的快有的慢。他那意思就是,佛教是走捷径,直接走得很快,直接就到山顶了,而科学就是爬到那个山上,磨磨蹭蹭,在那始终找不到正确方向,所以走得特别慢。其实这很值得商榷。佛学和科学爬的是同一座山头吗?未必吧,这根本就是挨不上的事,因为科学和宗教本来就不是一个路数!再者这话强调了佛学爬到山顶了,可是有山顶吗?山顶象征着终极的智慧,也就象征着到此为止了,你到了山顶就再也无路可走了。终极跟无路可走是一码事儿。科学从来没强调过终极智慧。波普尔的理论我们强调过很多次了,不能证伪的不算科学,那么任何科学得出的结论都在等待着被证伪。既然如此,那也就没有哪个理论号称是终点,因为它等着被证伪,它怎么能说是终点呢?


所以科学强调认知的确定性,它不强调真理。比如说能量守恒定律,我们至今没有找到反例,所以这个东西它是确定的,它是靠谱的。一个结论,只要在限定的范围内使用就是可靠的,科学研究追求的是这种确定性,这跟宗教追求的东西不是一码事儿。当然,宗教拉着科学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那只能说他自己权威性不够,需要借助科学的权威性来替自己撑腰。


朱清时院士的整个描述里面,真气这个词出现了很多次,其实每次的含义都有都有变化,意识这个概念含义在他的叙述过程里面也是有变化的。其实这也好理解,只要使用我们普通的自然语言,你的含义会慢慢慢慢就会跑,恐怕这个问题是很难解决的,除非你用数学公式,你把它写成变量,写成数学公式,那它不就不跑了。


但是有些基础的词,这个概念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内涵呢?我以前看到有人在网络上,聊天软件里面大段的发言讲佛学,大段贴文字,我看了看,很多概念都看得糊里糊涂的,也不是太明白他们到底说的是什么。所以我就弱弱地问了一句:你说的这个东西如何测量呢?然后我就被他们拉黑了,被他们踢出来了。其实这是科学研究的一个路数,一个基础概念,真正内涵其实是由测量方法界定的。


听过我《宇宙大爆炸》专辑的朋友们可能会记得,最近我出的这本书《柔软的宇宙》里面也写到这部分内容:质量是有两个测量方式的,一个是通过引力来测量,我们用天平称什么的,就是靠引力,还有一个是通过惯性来测量,比如说我们用个什么加速器来测,就是用的惯性。测量方式不一样,其实这两个质量的含义是不同的,从牛顿的时代他就认识到,质量是有两个定义的,一个叫惯性质量,一个叫引力质量,但是这两个奇怪就奇怪在,它们始终保持一致。可见他们那个时候对一个概念的界定是多么的严谨。


所以这就是一个有效的办法,当某些基础概念你搞不懂的时候,你不妨想想这东西到底该如何测量。不过你要这么去问别人,不保证别人不把你拉黑,这算是副作用。我也就说这么多了。


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大谈真气、佛教与科学的关系,引发众多批评


小钟这里罗列了一些大V的话——


@科学公园:


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指出朱清时言行的荒谬,那么,今后就会有千千万万个朱清时。假以时日,当人民开始对此麻木,伪科学、玄学、宗教、迷信必将大行其道,玄学神学讲座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以学术的名义涌入国家电视台,继而进入中小学的课本。


@科罗廖夫(军事作家):


鲁迅先生在《科学与鬼话》一文中曾说:“现在有一班好讲鬼话的人,最恨科学,因为科学能教道理明白,能教人思路清楚,不许鬼混,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讲鬼话的人的对头。于是讲鬼话的人,便须想一个方法排除他。 其中最巧妙的是捣乱。先把科学东扯西拉,羼进鬼话,弄得是非不明,连科学也带了妖气。。。。。。”


@太蔟(自媒体):


朱清时疯了。有人见状,评论道:‘科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真是一句比一句扯蛋。关于包括人类在内的自然界的正确世界观及获得这世界观的方法论也已经收敛到唯一的可能——科学的世界观与方法论。


朱清时的后面还有多少神学院院士


看到朱清时的现状,我想起了张悟本。张悟本本是一个普通的神汉,跑到湖南卫视上宣扬他的食疗大法,名声暴涨后紧接着被扒皮。张悟本完蛋后,绿豆的神奇未受丝毫影响。朱清时现在被批的惨不忍睹,但他热捧的禅学、真气、气脉、经络等等不会因他被批而塌陷。在朱清时的后面肯定还有院士级的巫婆神汉有待被扒皮。


现代科学不会研究不存在的东西,既然院士中也有不少神汉,为何只有朱清时被批得体无完肤?因为他的胡说像张悟本的食疗一样,既不科学也不宗教,却出来招摇,当然招来一顿骂。院士中的神汉,大多爱玩躲猫猫,就像那位烟草院士谢剑平,风头中能躲就躲;偶尔几个中医院士公开露露脸,但若是张嘴和别人辩论,高下立判。


朱清时给佛学贴金,佛学大师为什么不自己跳出来吹嘘自己的神功呢?宗教在和科学的争斗中也总结出一点智慧。宗教大师会让信徒觉得自己有神功,但不会明确声称自己有神功。在面对科学的挑战时,宗教会用无关、对话、整合等方式转移话题,只有邪教主才会公然声称自己有神功。


所以,既不科学也不宗教的朱清时因为为佛教和中医做了广告,所以既能受佛界的欢迎,也能讨中医的喜欢。比起那些藏着掖着不愿吱声闷着头赚名赚利的神汉院士,朱清时只是一个走火入魔的傻子,被别人拿去当招牌。


人性 | 朱清时院士迷信真气、佛法不值得大惊小怪

  

其实,我倒觉得,人们大可不必为一名科学院院士,知名科学家陷入对真气、佛法的迷信而大惊小怪。


首先,朱清时院士是一名自然科学家,他在激光光谱学、分子局域模振动以及单分子化学等领域做出了具有国际一流水准的杰出研究。从他1991年及荣膺当选中科院院士,时45岁;1998年获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2001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毫不怀疑他是中国顶尖的科学家。


但是,无论多么了不起的科学家,他也只是术业有专攻,在他擅长的专业领域之外,充其量也就是爱好者的水准。一个科学家,专业之外爱好音乐,但他对音乐的见解未必专业;一个科学家,业余之外爱好钓鱼,但他钓鱼的技术也可能只是菜鸟。同样道理,一个科学家,专业之外爱好气功、佛法,但他对气功、佛法的观点也就是一个业余兴趣者的水准,公开演讲说出一些不靠谱、不着调的言辞有什么好奇怪的,他仅仅是一个物理化学家而已。


无论从逻辑还是常识,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在某个领域的顶尖专家,在他的专业领域之外的观点和发言也理所当然应该具有权威性。如果人们对此有预期,那根本就是人们的迷信罢了。


扒一扒朱清时院士背后的邪教思维与面对神秘主义的正确态度---小编专栏


朱院士糟蹋完佛教再糟蹋道教,顺手侮辱了科学和大众。


朱院士犯了太多错误:


宗教归宗教,科学归科学,科学有局限性不代表宗教完美。


用宗教教化代替社会道德、法律,行不通,是逆时代行为。说科学不会教人行善,这都什么弱智逻辑,你家电风扇是用来洗衣服的吗,科学就是发展人类改造世界的能力,不是思想政治课。


佛法道法无需科学证明,科学也证明不了。佛法眼中科学算是外道,你怎么能用外道解释佛法。


中医不是伪科学但中医同样不是严谨的科学,算是经验科学吧。


真气和气脉是宗教内容,是灵魂层面的。不是国学国医,阴阳五行是中医里忽悠人的东东,算是朴素唯物主义,只有哲学意义而无现实意义。所有这些只是体验和经验,无法证实,无法复制,无法必然。就像微信圈里有大量信宗教把癌症治好的信息,佛教有,道教有,基督教有,邪教也有,但问题是,在癌症自愈的例子中什么都不信的比例更高,有人信广场舞,是不是说明广场舞教的癌症治疗效果最好呢。


最近朱院士又火了。主流科学界和公众号界还是很理智的,一致把他喷成zhu。但灵修界一片欢腾,zhu院士和李校长已经成为灵修界的科学领袖,以前是,呵呵,水知道答案的江本胜。


朱清时院士错在搞伪科学


朱清时“何错之有”?错在不具有研究资质、不掌握必备科学知识、不遵循科学方法,却声称自己是在从事科学研究,就成了在搞伪科学——所谓伪科学,就是把非科学的东西打上了“科学”的招牌。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科学家搞伪科学,要比其他人搞伪科学更容易迷惑人,所以也就更值得批评。


著名科学家在功成名就之后去搞伪科学,不是普遍现象,但是也时有耳闻,远的不说,最近的例子除了朱清时,还有电机系教授、台湾大学原校长李嗣涔研究“人体特异功能”、“鬼魂”,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副校长施一公研究“量子纠缠神经生物学”。这些人可能都觉得自己赖以成名的专业太简单、太低级、太狭窄,想要让自己上层次,跨行玩玄乎的,然后就走火入魔了。虽然著名科学家通常最具有科学精神和科学素养,但是例外总是有的,公众要警惕,在听到玄之又玄、有迷信嫌疑的说法时,不要被“著名科学家”、“院士”之类的头衔吓住。


中科大前校长&中科院院士朱清时创立量子佛学理论,是科学新发现还是晚节不保?


物理学大神伽利略迷信占星


不但自己用占星术


给各路富人占卜


还把这项绝活传给自己的弟子


让他们都用星象占卜算命


结果却发现占星术


不过是江湖骗子的把戏


值得尊敬的两弹一星科学家钱学森


在晚年痴迷气功


想用科学方法解释气功


甚至喊出


“中国人需要十万名气功师”这样的话


其实,蛋蛋姐觉得


科学家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有自己对未知现象的理解


甚至迷恋一些迷信的事情


都是科学家个人的自由


咱们平时,不也会半开玩笑地


信个星座,看个手相啥的吗



但是,蛋蛋姐担心的是


他们大肆宣讲的理论


被人误解被人滥用


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就不太好了


为什么朱清时这样的大科学家也会轻信“真气”这种伪科学


然而,有心理学研究者指出,所谓“气功”修炼“真气”,来自两种感觉,一是人体的内感,即来自肌肉组织、内脏和半规管(耳内平衡器官),这些感觉平时我们不会注意到,只有静坐时才能感觉到;二是心理上的幻觉,类似入睡前的状态之下产生的自由联想。练习气功,就是在屏蔽外部刺激的条件下,集中想象“真气游走经脉”这类的,从而放纵这类幻觉。


也就是说,实际上“真气”云云,只是大脑的一种自我欺骗,就像平时我们记下来的那些梦境一样,感觉上真实无比,可以上天入地东奔西走,实际上只是发生在大脑里的幻觉。


亲历朱清时讲座者发声:自己病了还要“传染”学生?


无论讲座中,朱清时用多么高深的物理原理去做“证据”,这一切的前提终究是一场自我实验,其中逻辑性只有他自己清楚。所谓的神经元“科学论证”也不过是在给自己自圆其说。


这还不是伪科学,什么是伪科学?


越是有话语权的人,越要谨言慎行。因为你的个人实验很可能就被他人奉为真理圭臬。伪科学越传越玄,最终带来的伤害无法估计,回望历史,新中国因为伪科学而造成的损失历历在目……


自己“病”了,还要站在权威讲坛上,让莘莘学子一起“养病疗伤”。甚至打着“复兴中华传统文化”的旗子去赢得掌声。(讲座中,朱清时多次提到,自己研究真气也是为了复兴中华传统文化。)


朱清时怎么越老越糊涂呢?


科学体系是一个纠错体系,要纠错就要从质疑开始。但是,质疑不代表迷信和盲从!


对于伪科学,我们坚决反对,毫不留情!


与朱清时院士商讨:量子塌缩与多世界诠释、测量与实在、以及量子纠缠|争鸣


朱院士在文中说:电子可以同时处于两个不同地点,电子有可能在A点存在,也可能在B点存在,电子的状态是“在A点又不在A点的迭加”。李淼老师则认为,在测量时电子只能在一个地方出现,且不管有没有测量,电子都是存在的。


其实,即使没有测量或者相互作用,电子也不会无处不在,而是以一定的概率在空间某点出现,这个概率是由波函数的模方决定的,不同的空间点有不同的概率。比如,电子出现在A点的概率是0.5,在B点出现的概率是0.00001,那么相对于A点,电子在B点出现的概率几乎为零。藉此,如果你说电子无处不在,就不大妥贴。


在测量时,意识是否会直接对测量结果产生影响,仍是一个争议。在朱院士看来,是意识导致了波函数的塌缩,从而创造了物质世界。李老师反诘:如果是意识造就了物质,在人类出现之前,难道地球太阳就不存在了吗?当然,我们还可以问,比如,如果实在是意识测量时波函数塌缩的结果,那么你看到的是一朵花,别人是不是有可能看到的就是一只鸭子了?


当然,沿着“意识决定实在”的思想,有一种可以反驳以上反问的方案:即存在一个独立于自然独立于宇宙的意识存在,这个意识可以是基督教所说的上帝。这样,我们就进入了宗教。


只要有相互作用,不管有没有人的意识参与,波函数都会塌缩,比如打到墙上的光子。另外,研究中的测量,不仅仅只涉及意识活动,还涉及物质活动,比如仪器操作。毫无疑问,意识活动在构想实验的时候起着主要作用,不过在具体的测量过程中,基本还是通过仪器来进行,比如Planck卫星对微波背景辐射的探测,研究人员恐怕没有谁愿意骑在卫星上直接通过意识进行观测吧?科学实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尽量地排除人为因素,做到尽可能地客观。只有这样,别人才有可能重复,从而进行验证。


其次,哥本哈根诠释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无法解释“量子塌缩”。为了避免这样的疑难,Everett提出多世界诠释。以“薛定谔猫”为例:当观测者未观测之前,猫处于“活”与“死”的迭加态。观测者进行观测时,观测者和猫组成了一个新的大系统。这个大系统由两个子系统组成:一个是观测者和活猫的子系统,一个是观测者和死猫的子系统。这两个子系统就相当于两个平行世界,观测者在子系统观测时不会发生干扰,从而不会导致“量子塌缩”。因此,根据多世界诠释,测量时不会发生“量子塌缩”,因而也就不会有朱院士所说的“意识导致量子塌缩从而导致客观物”的产生。


叹为观止:朱清时院士用科学给巫术化妆


虽然宗教和科学(哲学)都可以说试图理解这个世界,但方法是截然不同的。面对同行或前人的想法,科学家对它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是真的吗?让我们来检验它吧!而宗教信仰者认为一切问题都已经被教主无上的智慧解决了。在学习教主智慧的时候,他们的想法是:哇!好牛,它一定是对的,我还不理解是我太笨了,必须放弃自己的想法才能理解古人的智慧。


所以宗教和科学形成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思考方法。宗教的教主,比如佛祖永远是最高明的,徒子徒孙只能匍匐在他的脚下,崇拜和传诵他无上的智慧;科学家们却致力寻找新的发现,认为一代更比一代强,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到更深刻的真相。


佛教作为一种宗教信仰,它显然是有特定教义的,比如因果报应、六道轮回、解脱苦难、涅槃、渡劫、成佛。这一切有一个前提,就是相对独立的“灵魂”的概念,也就是身心(肉体—灵魂)二元论。现代科学的发展,实际上否定了这种二元论,古人心目中那种可以变成鬼、可以轮回的“灵魂”是并不存在的。现代科学不研究不存在的东西。所以当我们看到朱院士在谈“灵魂”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其实已经脱离了科学基础。


爱因斯坦和朱清时都受到质疑,两者有何区别?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有物理模型,有数学自洽,有思维实验,有现场实验,有验证的方法和工具,可以证伪,可以预言现象,可以指导生产实践,比如GPS系统就是利用相对论原理修正参数。而朱清时的量子佛学,是百分之百,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朋友问我,朱清时是怎么堕落的?


从现代生理医学的角度,分析朱清时的一系列的言行举止,他很可能患有精神疾病,以至于精神错乱产生了幻觉。精神病人的幻觉,却被迷信者美其名曰——“实修”。其实,宗教徒口中的“实修”,与科学的“实践”,完全是南辕北辙。轮子也说自己“实修”了,但那只是自我标榜和吹嘘。宗教的“实修”,指的是一种心灵学上的自我观照,而不是真正的身体力行。


知识分子患精神疾病,一点不奇怪。知识分子只是专业知识多一点,一样是普通人。牛顿的传记告诉我们,牛顿就在40-45岁之间,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据中国卫生部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中国至少有3.6亿人患有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世界卫生组织进行了多年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即使是精神正常的人,一辈子也会出现6-8次幻觉。这是由于人类大脑机制没有完全跟得上进化的正常生理现象。正常人尚且这样,何况是众多的精神病人和心理障碍者?如果一个人特别迷信,由于自我心理暗示,就会大大增加出现幻觉的几率。


其实,量子佛学不是朱清时的原创,而是索达吉堪布。朱清时拜南怀瑾为师,索达吉堪布也特别崇拜南怀瑾。所谓真气之类的伪科学,南怀瑾很多年前就一直在提倡。朱清时的师父是臭名昭著的南怀瑾,被认为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神棍妄人,专门宣传糟粕迷信,被认为是集封建糟粕和伪科学大成于一身的江湖骗子。朱清时的师兄是所谓的“量子佛学”创始人索达吉堪布,一个拥有中专文化的“鸡汤”大师。该师兄也非常崇拜南怀瑾。索达吉堪布编造谣言说,爱因斯坦每天在佛堂佛经手不释卷,死后化为舍利子。据习五一教授揭发,索达吉堪布和达赖也有关系,被达赖重点扶持。


近墨者黑。朱清时整天和这些精神异常,不人不鬼的东西厮混在一起,能有什么科学素养?没有科学素养,人就会迷信,自然会堕落不堪。


QQ图片20180217112807_副本.jpg

(朱清时和索达吉堪布)


朱清时还在公开场合宣传所谓的量子真气,有人说,朱清时是通过几年的时间打坐实践,说批评朱清时的人没有实践,所以没有资格批评他。其实,朱清时那个不叫实践,而是叫幻觉。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小组认为,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会在一生中产生几次幻觉。心理学也早就证明,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因为迷信一个东西,而产生幻觉。正常人都会产生幻觉,何况是有精神疾病的人?朱清时之所以“实践”到所谓的“真气”,不排斥是精神疾病和迷信产生幻觉的双重作用。


在科学界,有一条公认的科学规范,那就是个人的体验不是证据。必须你提出一个主张,同时给出如何实验的方法,世界上其他同行用你的实验可以重复你提出的结果,则证明了你的主张。否则,你的主张,仅仅就是你个人的假说而已。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朱清时的量子佛学,它们是“非专业人士”在质疑吗?有人评论的好:


相对论被质疑,是因为不懂相对论;量子佛学被质疑(批判)是因为了解量子力学。


现在很多伪科学,动不动就喜欢扯上量子力学。这是因为一部分民众科学知识和科学素养很低,而量子力学是大学才能学到高深的知识,民众对量子力学感觉非常神秘,不知道它到底说了什么。一些骗子就利用民众的不理解,把伪科学和量子力学捆绑。其实,这些骗子自己也不懂量子力学。比如,有一个美国神棍明明是哲学专业出身,却提出了所谓“灵魂是量子”,被一些迷信爱好者认为是“科学家说量子力学证明了灵魂”。一个哲学专业的人居然成为了“科学家”?


相对论与量子佛学有没有共同点呢?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共同点。


相对论与量子佛学的不同点是,一个是可以验证的科学理论,一个是信口开河的意淫和伪科学。


朱清时院士的神叨胡说


【我们知道,大脑神经元每时每刻都在新陈代谢,每分钟都会更换大约一百万个神经元细胞,它们都会重新建立连接。】细胞是人体的基本单位,不同的细胞有不同的寿命,如红细胞平均120天,白细胞大约10天,神经细胞(即神经元)的寿命最长,几乎与人的寿命相同,一旦死亡,几乎不会再生。每分钟更换100万个,朱院士的神经元是脓细胞吗?


【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与神经元的突触相连。例如,当某个细胞出现炎症分子,就会刺激迷走神经,使其发出信息神经信号,传递到大脑;然后,大脑判断后,通过运动神经,把指令神经信号反馈给最初发出信号的组织,使该组织停止合成统称为细胞因子的其他炎症分子,并通过制造“药物”来控制细胞,从而达到治愈的目的。】


我要严重地告诉朱院士:你的身体里绝对没有那么多的突触,可以与每个细胞都相连;炎症不是以细胞为单位发生的;迷走神经是十二对颅神经之一,既不可能遍布全身,也不负责传递来自细胞的炎症信号;运动神经传递信号到肌肉组织,指挥肌肉运动,而不负责调节全身各种细胞的细胞因子的分泌。朱院士作为科学家,这样毫无顾忌的胡说八道真的好吗?敢到西医大学里去这样讲吗?


【如果经络或脉道是神经网络的干道,中脉就是主干道。】朱院士可能不知道,中医界是绝不认可经络是神经系统的一部分的。


反对院士宣扬伪科学,也反对标题党


科学是要凭实验证据说话的,和高僧座谈,听高僧描述,显然不是科学研究的方法,说藏传佛教可以,说认知科学就是宣传伪科学了。


早先朱院士在《现代物理学步入禅境》一文中说“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更是多次被自媒体引用,刷爆朋友圈。随后在《客观世界很有可能并不存在》(署名朱清时,未被辟谣)一文中,更是提出量子力学支持灵魂存在。


这同样是借量子力学的科学之名,行宣传迷信之实。即使科学发现与佛教的世界观有重合之处,佛学大师也搞不出量子通信、量子计算机,最多算是猜对了山上的一些风景罢了。


潘建伟:别老是把量子力学跟哲学、宗教联系在一起


量子力学近来经常卷入与哲学和宗教有关的话题。潘建伟就此呼吁:别老是把量子力学跟其他的问题联系在一起。他转述杨振宁先生的观点:科学往前进一步,宗教往后退一步,科学再进一步,神学又往会退一步,但是科学解决了有限问题,宗教最后总是无限。(按:说科学是有限是对的,任何一个头脑清楚的人都会认为科学具有局限性。只有受教育程度限制,对科学基础概念不能理解的人,才会把科学看成和神话一般不可思议,误以为“相信科学的人认为科学万能”。不承认科学万能的,恰恰都是科学爱好者。承认科学的局限性,恰恰说明了科学的诚实和可靠。物理规律自宇宙奇点大爆发之后,就是确定的,有限的,不是无限的。世界上也根本不存在可以解决无限问题的力量,科学不承认“一切皆有可能”。宗教徒和骗子认为宗教可以解决无限的问题,这恰恰说明了宗教的不可靠。)潘建伟还对朱清时拿量子力学证明信仰的错误做法提出了批评,表示不认可朱清时“科学的尽头是佛学”的话。


朱清时应该被撤销院士资格 


朱清时的真气、量子佛学、物理学步入禅境等歪理邪说已经到了被舆论集体讨伐的地步。可他老先生却仍然稳坐在科学院院士的位子上,靠着科学院院士的影响力继续散播迷信思想。《中科院院士章程》里对院士可是明确列出了“提倡科学道德,维护科学精神,发扬优良学风,普及科学知识,起表率作用”的要求。朱清时不该是科学院的院士,神学院院士倒是蛮适合他。


朱清时、谢剑平等人的院士资格会不会被停止或撤销?因院士犯罪而撤销院士资格只是官场行动,只能和行政撤职一样理解成撤销掉官职。因学术不端或宣扬迷信而停止或撤销院士的资格,工程院和科学院才能让人高看一眼。有这样的魄力,才能让人看到学术的希望。


(来源:科学公园)

收藏 评论:0
没有ID?去注册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马上登陆

添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