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别再拿所谓的“学术理想”绑架读博

2018-07-21

季老师是我的校友兼房东,大我六岁,我硕士入学的时候,他刚评上讲师,我转博的那一年,他就评上了副教授,可谓一帆风顺。


我刚转博那会,他很认真地约我谈了一下午,谈论的焦点无外乎两个点:


既然读博了,就务必要一心学术,心无旁骛才是最佳


文章的数量和被引用就是一切,其他都是虚的


当时我刚读博,心中所想的不过是觉得读硕士的时间不够长,在专业方面有太多没有弄清楚的问题,有太多没来得及实现的想法,我需要读博的这些时间来让我继续我手头的工作。


我虽然内心隐约无法完全赞同季老师说的话,但是却也无从反驳,只能“笑而不语”。


如今,听多了诸多“学术派”关于读博的论述,我终于明白季老师所想和我所想的差别,读博,难道必须是为了所谓的“学术理想”?


先看看这些“学术派”的论调是怎么说的:


不以学术科研为目的的读博就是耍流氓。

国内为什么不能出顶尖的学术成果,就是因为那些博士一个个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从来都没有投身学术研究的自觉。

选择读博,就应该好好搞学术研究,如果不能一门心思扑在学术研究上,劝你还是别选择读博了。

不做理论研究,不发学术文章,就你这样还能叫个博士?搞工程发明?抱歉,那你读个专硕就算了,何必浪费博士名额。

什么叫实用?要说实用,专科学校的技术最实用,你读个博士不好好搞学术,从基础理论进行创新,跟我说什么实用为主,拜托,有点博士的追求好吗?

... ...


诸如此类的言论实在太多,难道说,我们选择读博之前,首先就应该填一张表,如果理想不是——献身学术,人生终极目标不是——两院院士,读博就是一种错误吗?


够了,别再拿“学术理想”绑架“读博”,我们选择读博,有我们自己的理想、愿望和现实,有自己的想法和大道,在你嗤之以鼻之前,何不听听看我们的读博轨迹?


景师兄的理想——读博就是为了造就影响力


"此去乔治亚理工,一别经年,大家别太想我,我必将带着最行业规范级设计软件回来!"


这是景师兄离开祖国,前往美国顶尖理工科大学乔治亚理工的时候,留给团队的一张便条,导师将其仔细地压在办公桌玻璃下,我自从加入团队后就时常能看到这个素未谋面的师兄留下的字迹。


据说,景师兄一开始是不想读博的,他认为时间宝贵,应该用在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上,他的理想是制定旋翼气动设计的行业标准,所以他一心想着尽早投身工业界来实现自身影响力。然而,参与某次国际会议之后,工业界没向他抛出橄榄枝,乔治亚理工的某位大牛却看中了他。一番书信往来之后,他接受了对方的观点——如果直接投身工业界,要付出足够长期的努力才会形成影响力,而一个乔治亚理工的博士则更容易让人信服。


他博士期间发的文章不多,基本都是在讨论如何制定行业规范,要按照目前国内的论文标准,可能毕业都有困难,但他不仅顺利毕业了,还顺利打造了自己在行业内的影响力,虽然暂未回国,但却在美国行业内顶尖的旋翼分析公司担任主要职位。


众所周知,最近中美贸易大战,影响颇巨,该美国公司在政府施压下近日取消了中国代理,之前与国内其他大学关于软件方面的合作也因此取消,但与我校却始终保持合作,景师兄在其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我觉得,他已经可以算是实现他当年写下的诺言了。


邵师兄的选择——读博让我保持接触到最前沿的技术


相比于科研工作者,邵师兄更像一个工程设计师,他读博的目的是为了接触到更多的前沿项目,藉此积累项目经验,为实现自己的理想夯实基础,他的理想是——打造业界最稀缺的综合硬件平台。


他从读博之初就跟导师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导师对他的实际工程能力也比较认可,因而支持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并且让他承担了不少国防前沿项目中的重要部分,而邵师兄也在项目推进的过程中积累了极多的项目经验,并凭借自己出色的工程思维解决了不少项目中的实际困难,最后成了团队的领军人物。


虽然他在"学术"上并没有什么出色成果——为了达成论文要求,水了几篇论文——但是业界对他的评价已经相当可观,临近毕业,不少国内顶尖单位已经和他直接有过联系,他离自己的理想越来越近了。


导师的观点——"学术派"是主流,但绝非全部


在如今如火如荼的"双一流"大环境下,导师不止一次表达过自己的困惑,毕竟咱们的专业是工科偏应用的专业,而双一流显然更希望大学专注于"基础理论"的研究。


在导师看来,基础理论研究确实很重要,是一种根本性的东西,也就是说"学术派"的理想必须要有,但是,这绝非全部,如果没有足够的将这些基础研究应用到实际工程中的尝试,那么理论和实际之间始终会有一道坎,而我们博士,除了追根究底的"学术派",多一些应用为王的"工程派"也是一件好事。


他还提到本校一位老师,在军工体系和国防行业声望很高,为国家不少型号的飞行器研制立下不少功劳,但是却因为当初没有读博,没有学位,而且参与的工程项目都是实打实的应用技术,兼之涉密等原因,不便也不适合发学术论文,因而他始终只能是个讲师,连副教授都评不上。


"与当时不同,现在高校读博的这么多,人人做学术不现实也不科学,再提什么读博就是一定要投身学术研究,已经不‘与时俱进’了。"导师最后总结道。


我的读博愿景——促进专业生态系统的完善


在我读研之初,我就曾在网上找到过一款NASA的旋翼飞行器专业设计分析软件,当时他标榜开放使用,而当我准备填表申请下载使用的时候,我才发现——他所谓的开放,只是开放给美国的大学而已。


或许是当时大街小巷的"中国梦"感染了我,让我瞬间把自己想象成了"超人",我差点以为通过自己的努力也可以实现功能类似的软件,直到我"挥霍"了两年宝贵的硕士生涯却只取得了很有限的阶段性成果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无知有多可怕。


相关的原理国外有大把的文献可以看,但仅凭硕士眼界和知识储备的我,完全无法跟上国际顶尖团队的步伐。


最后我选择了读博——不为什么学术理想,不为什么文章高引用,我的愿景是通过我博士的工作,补全国内在这一块领域的匮缺,然后尽快取得博士学位,并在业界的实际工作中结合实际的工程经验,促进专业相关生态系统的完善。


当然,在这过程中,实现自我价值,养家糊口也是我的一大目标。


//////////


读博绝非仅仅等同于学术研究,博士学位对应的更有学习能力,前沿眼界,人脉资源,项目经验,行业影响力。


单纯地用"学术理想","创新性","突破性"等标准来评价"读博"效果的理念,可以退出时代舞台了。


(来源:募格学术)


收藏 评论:0
没有ID?去注册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马上登陆

添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