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我们为啥总调侃自己是科研狗?

2018-01-19

01

实验室灯火通明,夜空里星星点点。实验室暖气放热,寒冬里冷风瑟瑟。我坐在靠窗边的位置,专心致志整理数据。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下意识回头一看,哦,是师兄。


师兄面露难色,似乎有难言之隐。我主动发问,打破僵局,“怎么了师兄?”“师弟,手头宽裕吗?能先借我500吗,下个月老板发劳务我就还你。”


“你借钱有事吗?”我问他。“元旦我女朋友过来看我,最近忙着找工作,钱都花在路费上了。”师兄有些不好意思。“哦哦,我钱也不多,先借你,但老师发了劳务你一定还我啊,快过年了,我也要用钱。”师兄诺诺地答应着。随即我就给他转了账。


2017年,这是师兄第四次朝我借钱。博士的补助很微薄,加上他的年纪大,经常要随些份子,给女朋友买点礼物,如果女朋友来看他一次,就要报销车费和住宿费,这对于他来说,确实压力有些大。


有人说,大家不都这样吗?可以向家里要啊。呵呵,真的不好意思开口。


我的同门家里条件好的不多,大家都是苦哈哈的农村孩子。父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辛勤工作,把我们供到本科毕业已经是非常不易了。本来本科毕业就应该去工作赚钱养家,可是偏偏又读了研究生,这么大的年纪怎么好意思向家里要钱?要知道,村里同年的小伙伴已经为家里盖房了。


所以,缺钱的时候不找家里,到处借钱,即便是学长也会放下脸面朝师弟进行资金拆借。没办法,生活所迫。


02

硕博生,大概是这个社会里比较难混的一个群体。不仅仅是因为微博的科研补助,更多的是来自于科研的压力。


我的师兄,阿朱,就是被科研折磨的一个典型例子。师兄本硕一个专业,研究生毕业后在一个私企工作两年感觉没有什么发展,又跨专业考到我们老师门下读博士。在硕博群里,如果没有一个聪明的脑袋和勤奋的精神,跨专业的人通常都比较惨。


相信大家都有过被导师骂的经历吧,想想第一次挨骂我心里特别委屈,可是朱师兄来了之后,他几乎承包了导师所有的骂声。


无论是从做实验、做汇报、交汇报、报账等等方面,朱师兄都会受到老师的批评。因为基础比较差,很多概念他不懂,实验做起来也是稀里糊涂,有几次老师在群里破口大骂,那难听的话语我很难想象是从一个二级教授的口里发出。后来,同门说,把人气到极点,你也会这样。


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去找老师汇报最近的工作进展。进去的时候,朱师兄正在被老师骂。看我们进来后,老师也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就这样,当着我们的面,老师说,“你姓朱,你还真是头猪啊,这么简单的工作你都做不好,要不你退学吧,你这样很难毕业,我的学生里还没有你这样的。”


我斜眼看出,朱师兄眼角的泪水一滴滴地流下。一个28岁的男人,一个在这个年纪应该和世界较量的男人,却因为没做好实验,而被老师骂哭。我想,一个人的尊严,有的时候,真的挺容易失去,而且也很容易被践踏。


03

还有三天,就是元旦了。这个假期,师兄阿龙要去做一件事,这件事关乎自己的命运和幸福,这件事就是相亲。阿龙已经30了,至今还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是个绝对的纯情老处男。


师兄家里条件一般,加上为人腼腆,不敢和女生说话,这一耽误就是好多年。如今已经步入中年,家里人都替他着急,这就帮他物色了一个。


这些年,阿龙也没少相亲,但每次都是铩羽而归。和姑娘见面,人家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师兄穿得土里土气地,老式衬衫,肥大的裤子,戴上眼镜还没洗头,活脱脱《中国合伙人》里的成东青。第一印象大打折扣,宣告失败。不过更重要的,还是说话方式。有一次相亲,对方问他有什么爱好,他想了想,我爱好打拉曼。姑娘有点害怕,还没等菜上桌就走了。搭线的人反馈说,师兄有暴力倾向。


好不容易有一次相亲对象是个同专业的博士师姐,期间两个人就自己研究的课题交换了意见和心得,两个人相谈甚欢。但不知怎么,谈及到学术领域的一个方向,两个人竟然辩论起来,师兄性子一急,大喊一声,“你这么想就是错的!完全不对!”师姐蒙圈,被这魁梧的汉子吓到。扔钱结账,逃之夭夭。


论科研精神,我只服他,女人与科研,他果断选择前者。师姐回去之后,广泛传播消息,说师兄有狂躁症,大家千万别理他。


从此,师兄在学校相亲的几率几乎变成0。


中年博士生相亲的悲剧在于,油腻的脸庞,肥胖的身材,秃顶的脑袋,空空的存款。这是一个难题,不知道怎么破解。


04

所以科研狗很多是单身狗也不足为奇,所以科研界有了那句名言,一入科研深似海,从此妹子是路人。但也未必全是如此,我的师兄大明就很幸福。当然他这个女朋友不是相亲得来,而是从小“培养”。


大明和他女朋友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大明考上了大学,而他女朋友去念了大专。大明本科毕业两个人就结婚了。嫂子就在郊区租了一个房子,自己则去工厂打工。说实话,大明师兄是我们这些人里活得最体面的,穿着得体,面部整洁,每天嫂子都把他打扮得干干净净。嫂子知道他搞科研辛苦,为他提供了舒适的后勤服务,连袜子都不用他自己洗。


就这样,嫂子陪伴着他过六年的科研生活。突然想起了那个电视剧《我的博士老公》,简直就是按照我师兄的情况演绎的。嫂子平时下班回来,还会做一些小糕点送到我们实验室,我们每个人都尝过嫂子的手艺。


他们过得很清苦,但两个人真的幸福。但前些日子,北京清理外地人口,因为没有足够的钱在学校附近租房,嫂子必须要拖着六年的行李和记忆离开这里,当然我知道她舍不得师兄。临走那天,我们几个去帮忙搬行李,嫂子边走边流泪。寒冷的冬天,给这种无奈带来了一种彻骨的悲情。大明师兄一路都没有说话,他很沉默,直到把嫂子送走。


当我们转身准备去坐地铁的时候,大明师兄哇的一生哭了出来,他蹲在路边,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哭。我们看在眼里,心里也在心疼。


六年的科研,嫂子陪了六年,他至今还没有毕业,没有实力去找一份完美的工作,相反这个陪伴他的妻子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能力去把她留下。他恨自己,恨自己的无奈、无能和这个社会的无情。


05

在中国,有那么多的实验室,有那么多的故事,有那么多的科研工作者,但有多少人能了解到他们内心的酸楚呢?


我们时常调侃自己为科研狗科研狗,而实际上,我们还不如狗。在没有毕业之前,在没有找到好的工作之前,我们仍然要坚强地靠自己,为了幸福,为了前途,隐忍和坚持。


因此有时候,常有人自嘲说,男搞科研不如狗,这句话虽然难听,但一针见血。


这个阶段的我们,没有能力去报答父母,去养育子女,去建设家庭,我们只能告诉自己,我们是超人,我们必须撑下去。


是的,撑下去我们才能有机会见到光明。


(来源:募格学术    作者:小柒。)

收藏 评论:0
没有ID?去注册 忘记密码? 已有账号,马上登陆

添加表情